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贺州3对五保老人婚庆谢党恩美满爱情普照夕

2019年03月07日 栏目:军事

贺州3对五保老人婚庆谢党恩 美满爱情普照"夕阳"新桂-南国早报唐正芳 农如松 通讯员 张应平 文/图6月30日,贺州市国际大酒店里喜气洋

贺州3对五保老人婚庆谢党恩 美满爱情普照"夕阳"

新桂-南国早报唐正芳 农如松 通讯员 张应平 文/图6月30日,贺州市国际大酒店里喜气洋洋,热闹非凡,3对五保人的婚礼在这里举行一次特殊的婚礼。五保老人结婚,这是他们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全国也是少有的事,但却让他们遇到了。为了表示对政府的感激之情,他们选择在党的83岁生日前夕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举行集体婚礼。这三对老人分别是钟山县红花镇敬老院的卢总辉、苏胜花夫妇,宋相晚、钟桂花夫妇,昭平县北陀镇敬来五保村曾祥明、蒋宴群夫妇。他们都是年过六旬的老人。分隔四十年 破镜又重圆说起卢总辉、苏胜花夫妇,他们的爱情故事可谓凄美动人。40年前,他们是一对十分恩爱的夫妻。由于当时生活困难,苏胜花与婆婆(卢总辉的后娘)产生了矛盾,婆婆一气之下将苏胜花赶出了家门。卢总辉是个孝顺的人,虽然他舍不得妻子离开,但他更不想惹后娘生气,便忍气吞声,离婚之后一直未娶。而苏胜花回到娘家几年后,招了一个上门女婿,生下一个女儿,因感情基础不牢,丈夫终弃她而去。丈夫离开后,女儿不久夭折了,苏胜花成了“孤家寡人”。转眼到了2002年,他们俩都进入迟暮之年。苏胜花被政府批安排进了镇里的敬老院,三个月之后,一介鳏夫卢总辉也进了敬老院。也许是老天的有意安排,分离了40年后的昔日夫妻而今又聚首,现在他们有机会天天生活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吃饭、种菜、洗衣,被熄灭的情感之火慢慢在心里复燃,但他们俩不敢有再婚的念头,也不敢向对方挑明:“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折腾什么呀?”将这层纸捅破的是2003年10月发生的一件事。身体虚弱的苏胜花生病了,卢总辉知道后心急如焚地背起她就往医院跑。在苏胜花住院的日子里,卢总辉尽心照料,悉心护理,使苏胜花十分感动。这事传到了红花镇政府耳朵里,镇委书记和镇长连续三次上门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向他们说明,如果他们要结婚,政策是允许的。而敬老院的其他老人也纷纷劝说:“住在一起算了,生病生痛的也好有个照应呀。”这样,彻底打消了他们的顾虑。在当天的婚礼上,不管走到那里,卢总辉的手总是紧紧的抓着苏胜花的手,生怕她再次从他身边跑了似的。红花童子军 六十做新郎被敬老院的同仁们称作“红花仔”的宋相晚,今年60岁,而他的新娘是71岁的钟桂花。这对“老妻少夫”是典型的“姐弟恋”。宋相晚是个孤儿,一直没有结过婚,因为身体不好,2002年住进了敬老院。钟桂花虽结过婚但一直未育,丈夫死后于2003年进敬老院。她性情开朗,虽然耳朵有点不好使,但喜欢说话,开点小玩笑,经常一脸灿烂的笑。钟桂花一住进敬老院,平常沉默少语的宋相晚似乎找到了“互补”的人,有事没事一找她聊天,有时大清早地便约她到菜地。久而久之,钟桂花也就接受了这位“小弟弟”。他帮她挑水浇菜,她帮他洗衣服。一次钟桂花病了后,宋相晚扶着她去医院,陪着她打针、伺候她吃药。敬老院的同仁们劝他俩说:“你们俩结婚吧,不要这样偷偷摸摸的。”宋相晚却有些担心地说:“结婚后,养得起她吗?”“都住敬老院里,吃的、喝的都不用你管,还有什么养不起的!”去年11月,在敬老院的老人们起哄下,宋相晚“打油茶”作为订婚。好人有好报 爱情照夕阳昭平县曾祥明、蒋宴群两位老人的“夕阳恋情”,完全是两位老人一颗助人为乐之心。去年11月,两位老人一起入住到五保村里,曾祥明担任五保村村长。一次,一个“哑五保”生病了,村长曾祥明为照顾她,忙前忙后,忙里忙外。蒋宴群看眼里,便忙着上前帮忙,一起帮着她喂食、洗澡、洗衣服等。不久后老人过世,看着一个人就这样孤零零走,让他们俩有些心酸:“还等什么呢?抓住一点机会吧。”两人心知肚明,当曾祥明向她表明心迹,蒋宴群自然默许。事情传到了村子里,蒋宴群已故丈夫的哥哥的女儿却不同意,放风出来说,如果要嫁,家里人不再认她,她的田也全部收回。但蒋宴群不为所动,坚决要与曾祥明在一起。曾祥明对她说:“放心吧,政府养着我们呢,再种点豆、菜补给一下,我们会过得很好的。”曾祥明明白,以前住在家里时,房子破旧,生活艰苦,现在政府让他们住进了敬老院,管吃还管住。是政府给了他们相识相恋的机会,于是他决定,将喜日子定在党的83岁生日前一天,以表示对党、对政府的衷心感谢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