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任他股市波动中国企业创新不变

2019年03月04日 栏目:美食

文章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TECH2IPO/创见 陈铮编译,译文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近来中国股市的大起大落实

文章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TECH2IPO/创见 陈铮编译,译文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来中国股市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连北京方面也采取了非常规的方式加以干涉股市(包括限制高管抛售股份),这同时也是一个信号,提醒我们中国与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完全市场经济国家相比,还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国家。

虽然中国已经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大幅度地开放了市场,但是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依然保持了其自身特色和一些不可思议的地方。西方人,乃至大部分的中国人其实都对于中国经济到底是如何运行的一头雾水。北京方面似乎想要一直掌控着中国经济的走势,无论他们出台的政策成功与否。

不过到目前为止,在中国热火朝天的信息技术市场中,改革试验依然在进行着。过去的 20 年,中国在互联经济发展的大潮中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出现了一批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价值的公司品牌,其中就包括了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以及京东。

这些巨头主要服务中国巨大的本地市场,不过中国也有像富士康这样的公司已经主导了全世界的计算机与消费类电子产品的组装。如今中国企业已经从为别的公司代工生产的幕后走向了自主设计产品的前沿舞台。比如说小米公司与联想公司,它们正在打造「必买」款智能,而且通常这些的价格要远低于苹果公司与三星公司的同类产品。

这一切都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政策有着深远影响且难以捉摸的国家中真实地发生了。我近刚刚从中国访问归来,同行者还有我的新书的联合作者、埃森哲全球研究总监保罗•纽恩斯(Paul Nunes),我们两个在中国感受到了中国民众为拥抱数字革命所投入的巨大热情。

我们两个在中国公开推介自己的新书《大爆炸式创新》,与会者们引用了书中的段落,并且向我们提出了一些相当精辟的问题,其中就包括了如何用更好更便宜的新产品与新服务彻底地颠覆现有市场。这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新书推介会由中国合作出版社为我们张罗,全程通过文字与语音直播,吸引了超过 1 万名参与者。(这本书在中国的译本销量已经超过了在美国的销量)

这种对于创新的追求在中国是真实存在的,至少在中国日益增长的创业者们心中都有一个创新梦。我们在中国访问期间见过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参与了一部分创业工作。从深圳这个被誉为「中国硅谷」的城市到青岛这个因为啤酒而闻名的海滨城市,我们所见到的充满决心的中国创业者的身上都反映出了他们西方同行的价值观与工作方法。

硅谷文化在一加公司就得到了充分淋漓的体现,这家公司拥有超过 400 位员工,其员工组成相当国际化。我们与一加公司的 CEO 刘作虎聊得很愉快,他曾在 Oppo 公司担任副总裁,18 个月之前才刚刚创立了一加公司。一加公司的款产品就是 OnePlus One ,这款配备了高端部件,外观设计也挺有档次,其无锁版在全球售价仅为 350 美元。(新一代 OnePlus 2 也将在今年秋天面世)

为了达到成本小化与用户交互化,一加公司不经过其他分销渠道直接向消费者出售。直到近,一加公司仍在采取邀请制进行预售,以便让公司实现对于生产调度的微观管理以及库存控制。在产品上市的头一年,该公司已经卖出了 100 万部,他们期望在 2015 年销量能够在 300 万到 500 万之间。

刘作虎相当欣赏已故的乔布斯,他将 OnePlus 在前期取得的成功归功于一点,那就是充分了解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并且加以满足——为其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

「我们公司的座右铭就是『绝不凑合』。」刘作虎向我们介绍道,「这来自于我与一位用户的对话,当时我们正要发布新产品。我给了他一部试用,并询问他有何看法,他告诉我觉得还不错。我让他对于的设计和制造工艺发表些看法,他还是告诉我不错。」

「到了他总结花 325 美元买这部还不错。这个评价听上去可能还行,但是我明白他心中只把这款作为一个凑合的选择。我要做的应该是用 325 美元的同样价格为他提供更好的产品,而不是让他凑合选择我的产品。这种对于用户的了解是你从消费者调查中无法获知的。」

一加公司这种对于颠覆式创新的推崇让人印象深刻,不过要论颠覆式创新,其还比不上海尔公司 CEO 张瑞敏。海尔公司是全世界的耐用消费品制造商,其产品包括了空调和厨房电器,年销售额已经接近 110 亿美元。

张瑞敏今年 66 岁,在 1984 年时还是一名政府官员,他当时被指派到青岛一家濒临倒闭的电冰箱厂工作,任务就是让这家电冰箱厂恢复生产与活力。当他到了厂里的时候,发现工人们将厂房当做卧室和浴室。张瑞敏在检查库存的时候发现了有缺陷的冰箱,当场使用大铁锤将这些质量不过关的冰箱砸毁,这一举动让他被厂里工人围攻,同时也让他在全国声名大振。

这是一个非同一般的开端,张瑞敏这个自学成才的管理者从彼得•德鲁克的理论中深受启发,他见证了海尔公司的崛起,在他的管理下,海尔的产品以其质量赢得了无数奖项。

虽然如今张瑞敏在中国已经因其商业远见而受人尊崇,但是他不希望海尔公司止步于此,他希望再一次砸碎海尔现有的商业模式,重塑新模式。张瑞敏已经认识到了新兴技术如物联、3D 打印以及嵌入式软件,它们对于依靠生产耐用消费品的海尔存在潜在的破坏性打击,这些技术的兴起与广泛应用也会让耐用消费品生产行业重新洗牌。张瑞敏近重组了海尔公司,让其看上去更像是互相竞争的创业公司集合。

公司员工将被分成一个个小团队,他们将面对真实的消费者来进行产品设计,有时候需要在几个月从数百万的社交络用户反馈之中发现需求。初级岗位员工如果坚信自己能够比领导有更好的产品创意,就可以接管团队,当新产品发布时所有的员工都会一同分享这种成功。

在 2014 年中,海尔公司一个仅有 15 人的团队开发出了 iSee mini,这是一款可以在 Android 系统中操作的智能微型投影设备。这个设备的创意来自于对海尔论坛中众多妈妈们的请求的回应,她们希望有一款产品能够打破屏幕的局限,能让孩子方便看视频。基于大量的用户测试以及迭代设计的基础,

任他股市波动中国企业创新不变

现在这款产品已经投入了大规模生产当中。

张瑞敏与我们一起喝茶聊天,我们都认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的观点,公司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克服市场的低效率。张瑞敏也认同当信息技术快速地抹去了这些市场的低效之后,企业的本质自然也会发生改变,企业的规模、市场角色和存续都处于不断的变化当中。

张瑞敏认为虽然海尔已经取得了成功,但是现在公司所面临迫切的工作就是自我改造,而不是等着别人来改造他们。他认为海尔公司的未来在云端,公司将成为内部产品与外部产品协作的平台,不仅仅是要为消费者服务,还要和供应商以及其他创业公司在品牌与生产力上寻求合作。在今后海尔的产品将会越来越注重配套的服务,现有的硬件产品生产将慢慢转成开发软件。

我所认识的美国产业巨头的 CEO 们也难找到几个像张瑞敏一样具有如此的创新意识,谦逊且坦白。他们对于互联的看法还停留在将其视为与自己的生意无关的行业,或是将互联产品看成是一个不公平竞争的来源。

我不知道中国的股市在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也不确定中国的产业政策实践和社会工程在长期中是否能真的发挥作用,但是至少中国的企业家们,无论老少,都已经在以正确的方式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