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19世纪40年代取得博士学位是怎样的体验

2019年03月05日 栏目:法律

Melinda Baldwin从科学家JohnTyndall 和Edward Frankland的经历中可以发现,在19世纪40年代

Melinda Baldwin

从科学家JohnTyndall 和Edward Frankland的经历中可以发现,在19世纪40年代,只有极少数人想获取博士学位,那时读博不仅需要勤奋工作和聪明才智,甚至要求学生能讲一口流利的德语。

1848年秋,两位英国教师,John Tyndall 和 Edward Frankland,终于抵达了位于德国黑森(当时德国的一个选侯国)的Marburg,一座向南距法兰克福约100公里的大学城。他们乘坐火车和公共马车已经旅行了超过800公里,受到那年夏季席卷欧洲大陆的革命浪潮影响,这趟旅途曾数次被打断。终,两位教师到达了目的地,并且准备好实现在当时看来是不寻常的目标:取得自然科学领域的博士学位。

这次旅程将使Tyndall 和 Frankland逐步成长为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科学界的杰出人物(当时英国从事科学研究的人还不自称为科学家)。此后他们两人在科学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其中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去Marburg大学求学这项大胆的决定。

Marburg大学的一座教学楼

读博是现代社会中每一个有抱负的科研人员都会做出的选择。但是在19世纪40年代,英国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授予博士学位。事实上,当时许多杰出的英国学者甚至没有任何高等教育经历,他们通过给前辈当学徒或者自学来获得科学知识。

与英国不同,早在19世纪初,德国大学就已经开始授予博士学位。要想成为博士,学生必须通过三场严苛的口头测试:一门主要科目,两门次要科目,并且完成一篇主要科目领域内的学术论文。这比英国大学的任何学位都要求更高,也更专注于学术研究。因此,Tyndall 和 Frankland决定加入这支不断涌向德国的求学队伍中。

想去德国读书还有一个小障碍需要解决,那便是语言关。Frankland曾经在1847年夏天去过德国,他的德语勉强过关,但是Tyndall几乎不会一句德语。无奈之下,在正式入学之前,Tyndall花了近一年时间自学德语,甚至在Marburg上课和写论文期间也需要学习语言才能完成学业。

Marburg的生活和学习

19世纪40年代末的Edward Frankland

Frankland选择化学作为他在Marburg的主要科目,物理和数学作为次要科目。他有一些从事化学研究的经验,此外,有机会和德国化学家Robert Bunsen一起工作也是他选择去Marburg的原因之一。为了完成学业论文,Frankland立即着手展开一系列复杂的有机分析。许多实验材料都必须自己花钱购买,更糟糕的是市场上的化学试剂往往达不到实验要求的纯度。根据传记作家Colin Russell的描述,在正式开始实验之前,Frankland经常花费一天甚至更多时间去清洗、蒸馏、烘干他的实验药品。

尽管困难重重,Frankland的化学家经历帮助他通过了口试,并且在1849年夏完成了学业论文。除此之外,他的私生活也有了进展。在上次去黑森的旅程中,他曾爱上了一位名叫Sophie Fick的德国女子,借这次在Marburg求学的机会,他重拾了这段爱情,虽然Fick的家与Marburg相距80公里,但这对情侣没有被距离隔阂,终他们在1849年10月订婚。

Tyndall的经历就不那么顺利了。他要在自己的积蓄花光之前完成学业,因而他选了他熟悉的数学作为主要科目,化学和物理作为次要科目。

19世纪50年代初的John Tyndall

在一封寄给英国两位朋友的信中,Tyndall这样描述自己的日常生活:

我在德国异常努力,每天5点就起床,一直学习德语到7点半吃早饭,8点到9点上物理课,紧接着是Bunsen教授的化学课上到10点,下午4点到5点是数学教授的一对一私教课......我所在的实验室下午6点有茶点时间,之后我便研习数学到晚上10点,这时会准时上床睡觉。这种学习强度我一点也不用担心会长胖了,还好辛苦有回报,现在我已经渐渐立稳了脚跟。

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德国不到两年,Tyndall完成了一篇关于螺旋曲面数学性质的学业论文,并在1850年获得了博士学位。然而他所有的工作中令人瞩目的是和物理学教授Hermann Knoblauch合作的晶体抗磁性(diamagnetic properties of crystals)研究。与Frankland的境况类似,Tyndall和Knoblauch也面临着如何获取实验材料的困境,Knoblauch不得不常常前往近500公里外的柏林购买所需的晶体。

未来成功的基础

当他们完成了博士学业之后,Tyndall和Frankland已经建立起了一些研究项目,这对提高他们的学界声望有巨大贡献。

19世纪40年代取得博士学位是怎样的体验

Frankland成为了19世纪英国重要的化学家,他是氦元素的共同发现者,在Marburg求学和Bunsen共同工作中发展出一项兴趣使他成为了有机金属化学的奠基人之一。

Tyndall发表的篇物理学文章就源于在Marburg和Knoblauch的工作中。这项研究成为了他在1852年当选伦敦皇家学会(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会员的基础,也为他进入英国皇家学院铺平了道路,几年后,他继承了传奇人物迈克尔·法拉第(Michael Faraday)在学院的职位。时至今日,Tyndall因为发现了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为人们铭记。

许多领域,追求博士学位已经成为了根深蒂固的传统,有时我们却容易忘记科学教育并不是自诞生起像现在这样标准化的。在19世纪40年代,当Tyndall和Frankland初立志在自然哲学领域有所建树的时候,通往这个目标的道路并不那么一帆风顺 ,它需要想象力,巨大的勇气,才能成为从事科学研究的博士。

原文链接:

翻译:张晓龙

审校:赵昌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