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物价涨贫困线酝酿再上调贫困人口过亿成悬念

2019年04月09日 栏目:旅游

物价涨贫困线酝酿再上调贫困人口过亿成悬念随着物价上涨,被指责为过低的贫困线应如何调剂在中国,年收入多少算是穷人?莫慌!此次主力依

物价涨贫困线酝酿再上调贫困人口过亿成悬念

随着物价上涨,被指责为过低的贫困线应如何调剂

在中国,年收入多少算是穷人?

莫慌!此次主力依然在假摔?套牢的股票极可能有救了!3月股市极可能发生剧变?拉锯战背后隐藏的资金动向!根据2010年的官方标准,年人均纯收入低于1274元的便是扶贫对象。据此,至2010年底,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由2009年的3597万突然下降到2688万人。然而,随着物价上涨,这一彰显扶贫工作成效的数据,却也引来了贫困标准过低的指责。

2011年4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对《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年)》(下称《扶贫纲要》)进行审议,提出到2020年,稳定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的目标,并使贫困地区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扭转发展差距扩大趋势。

不过,决定扶贫资源分配的关键性指标新十年的扶贫标准,目前仍争议未决。

中国贫困标准远低于国际水平,再次上调扶贫标准的呼声渐起。2010年底召开的全国扶贫工作会议传出消息,中国将在十二五规划的年,将贫困标准上调到年人均纯收入1500元。也有消息称,或将一步到位调至2000元以上。据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李实测算,若调至2000元,中国的贫困人口将高达1.3亿人。

据了解,扶贫标准的上调已成定局,且将在《扶贫纲领》中作出明确规定。但究竟是一步到位、与国际标准接轨,还是逐年分步上调,由于两种模式各有利弊,目前仍未确定终究的标准。

中国式贫困线

各国对贫困的定义,多从经济层面对收入和消费进行考量。在一定的时间、空间和社会发展阶段下,个人保持基本生存所必须消费的物品和服务的费用,即被称为贫困线,亦即国内所称的扶贫标准。凡是人均年收入低于该贫困线的人口,就是贫困人口。

在学者看来,贫困线不但应当作为衡量和监测国家贫困现象的基础,更应当将其作为基准来制定一套统一的、可操作的方法,使扶贫和社会保障计划能瞄准城乡贫困人口。

但是,中国的贫困标准在城乡二元的框架下划定。由于中国90%的贫困人口集中于农村,因此中国的扶贫体系基本以农村扶贫为主体,目前的扶贫标准其实乃专门针对农村而言。对城镇的贫困情况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和统计,各城市政府通常依据生活标准确定城市贫困人口,但也并未将其纳入扶贫人口的数量统计。

国家统计局在1985年、1990年、1994年和1997年,根据全国农村住户调查分户资料,分别对农村贫困标准进行测定。其他年份则根据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进行更新。这一农村贫困标准,为保持生存的贫困标准,以每人每日2100大卡热量的营养需求为基准,再根据收入人群的消费结构来进行测定。在2007年,这1标准是人均年收入785元。

在这1贫困的标准下,中国农村的贫困率从1981年的18.5%下落到了2007年的1.6%,农村贫困人口的数量从1.52亿下降到1479万,世界银行将中国30年来的扶贫成绩,誉作全球。

但这一贫困标准远低于国际标准。为便于国际比较,联合国与世界银行曾制定过两个贫困标准:1是赤贫标准,相当于生存线,为按购买力平价每人每天消费1美元;二是贫困标准,为购买力平价每人每天消费2美元。2008年,世界银行将前者提高至1.25美元。多数发展中国家将其贫困线定在两个标准之间,而中国785元的标准按照2005年的美元购买力平价约为人均0.57美元,在世界银行对75个国家的抽样调查中,是的。若依照世界银行1.25美元的标准测算,2005年中国的贫困人口数在国际上仍排名第二,仅次于印度,到达2.54亿人。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介绍,过低的贫困线既不利于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比较,也给中国带来了较大的国际社会压力。

与此同时,人们也逐渐意想到,贫困其实不仅仅是吃不饱饭。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李实介绍,当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机构也提出从教育、健康、发展能力等多维度肯定贫困的综合指标。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统计局调整了对贫困线的测定。2000年开始,在发布贫困标准的同时,中国划定了另外一条更接近于1美元标准的低收入标准,虽然依然以收入和消费为衡量标准,但开始调高贫困标准中非食物支出的部份。扶贫工作的重点仍是解决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但同时将对低收入标准下的贫困人口进行扶持。到2007年,低收入标准提高为1067元。

2008年底,中国正式将低收入标准与贫困标准合二为一,把低收入标准统一肯定为中国新的扶贫标准,并上调至1196元;2010年又根据消费价格指数变化,常规调剂至1274元。相应地,扶贫对象由2007年底的1479万扩大到2008年底的4007万,此后逐渐下降。与此同时,中央财政的扶贫投入也有明显增加。据200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2009年中央财政扶贫投入为197.3亿元,较2008年的167亿元,增长17.9%。

不过,1196元的新扶贫标准,仍被学界视作偏低,与人们的主观认知相去甚远。根据国家统计局2004年对城乡家庭主观贫困线、即人们主观可接受的生活水平进行的调查,2003年的城市主观贫困线为人均每一年4147元,农村地区则是人均每一年2935元,远高于2009年调整后的贫困线。

新标准悬而未决

随着通胀程度加重,再次上调扶贫标准的呼声强烈。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泄漏,现有的农村低保标准是1404元,比1196元的扶贫标准还高200多元。学者指出,低保标准与扶贫标准的倒挂,也不符合制度设计的本意。低保制度乃是对没有发展能力的贫困人口进行输血式的救济,扶贫制度则是要以造血的方式帮助有发展能力的人群脱贫,两者在制度上相衔接,且后者的标准应该高于前者。但上调后的低保标准已高于扶贫标准。主流观点认为,上调扶贫线更显必要。

李实亦认为,当前需进一步提高扶贫标准,使其与国际接轨。在他看来,现在的扶贫标准与中国的经济发展不相适应,国力强盛的同时,政府也在加大,从缩小收入差距斟酌,扩大扶贫范围,也将使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享受到更多的政府补贴、救济和支持。

据了解,上调扶贫标准已为决策者所接受,但如何上调仍有争议。种方式,是在当前标准之上,充分斟酌物价因素和恩格尔系数变动,逐年分步调剂。李实介绍,采取此种循序渐进的模式,财政压力较小,在操作上也更加现实。但频繁调整贫困线,也将导致地方政府及贫困人口对政策缺乏稳定预期。

另一种方式,则是一步到位与国际标准接轨。根据1.25美元和2美元的国际标准,初步测算的调剂幅度将在2000元到3000元之间。亦有消息称,中央极可能会选择此种模式。卢迈介绍,当前全部社会逐渐认识到,如果低收入群体没法安定,整个社会也不会有长远发展,这届政府需要为下一个十年的社会发展肯定一个较为明确的目标,才能动员全社会气力来救济、帮助低收入群体。

李实表示,如果选择一步到位,中国的贫困人口将会大量增加。如果对扶贫标准调剂的背景不了解的话,人们容易产生误解,认为中国扶贫工作在大幅倒退。另外,扶贫工作覆盖的人口越多,就意味着政府扶贫的越大、财政的支出越大,必须考虑到中国现实的财政实力。

据李实测算,若将扶贫标准提升至2000元,中国的贫困人口将再次过亿,到达1.3亿人。增幅太高财政压力会比较大,增幅太小又与实际情况不符。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执行副会长林嘉騋表示,正基于此,终究的标准仍需充分讨论。

扶贫效率困难

事实上,令决策层对扶贫标准举棋不定的更大忧愁,来自扶贫资金的使用效力。扶贫标准上调后,财政扶持力度必定还会加大。能否让资金用于真正贫困的人群,显得至关重要。

国家统计局所出版的《中国农村贫困监测报告(2008)》显示,只有19.5%的农户得到扶贫项目支持;而在低收入户中,该比例只有20%。换句话说,有80%的扶贫项目和资金被用于非贫困户。

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所发布的《中国发展报告2007:在发展中消除贫困》指出,扶贫治理方面的主要问题是政府过度主导扶贫工作,致使扶贫效力不高,有许多扶贫投资和项目准确度不高,漏失较多,使贫困人口受益有限。

林嘉騋解释,扶贫本应以家庭为单位,但行政扶贫终瞄准到村一级,受制于其系统内的人力、资源。在他看来,社会力量的参与,将有效弥补行政扶贫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

钟丽珊则介绍,与政府完整、周密的机构组织相比,民间组织的特点就是相对灵活,与草根、弱势群体更加接近,更了解弱势群体的需求。民间组织的扶贫,更加强调扶贫到人的观念。

在当前以村为单位的瞄准中,产业开发式的扶贫乃是主体。中国发展基金会、世界银行等机构对开发式扶贫所进行的效果评估,均认为政府对贫困村进行的项目投资,可以显著改善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和与此相干的生产生活条件。

不过,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指出,开发式扶贫思路本身是有缺点的。它对少数经济不发展、基础条件差的贫困区域有用,但对更广大的地区来讲,目前的贫困问题和公共服务跟不上关系极大。扶贫路线需要向公共服务均等化方向转移,重在解决普及医疗、教育服务和改善基础设施条件等方面。另外农村职业教育、融资条件等也需要改善。

提高瞄准度并逐步转变扶贫方式的同时,在多级政府的管理体制下,提高扶贫资金的使用效力和分配的公平性,则关涉政府治理模式的转变。

李实强调,扶贫资金在分配、使用和管理上,需要建立起透明的监督机制。整个资源的分配、项目的决策进程,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尤其需要有受益对象的参与,尊重其主体意愿。

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
鼻塞咳嗽怎么治疗
感冒头痛腿疼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