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空袭近两月伊斯兰国为何成美打不死的小强

2019-01-31 05:48:32

空袭近两月伊斯兰国为何成美打不死的小强?

美国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已持续近两个月,但伊拉克-叙利亚的战场形势尚未得到根本扭转。理论上空袭针对防空力量薄弱的地面目标应该有如砍瓜切菜,“伊斯兰国”却在世界强空军面前表现出了韧性:即便整体势头受遏制,却还能在科巴尼等地发起相当规模的进攻。纵使人们对空袭的局限性和“伊斯兰国”的战斗力早有准备,这一战果还是稍嫌意外,这里只简单分析两个原因:一是地区国家集体不作为,二是美国已经难以做得更好。

地区国家“不给力”

仅靠空袭不可能打败“伊斯兰国”、一定要有地面部队参与作战,这不仅是媒体、学界和政策界的共识,甚至已成为了一种常识。然而,这个地面部队到那里去找却成了个大问题:美国和西方不派地面部队好理解,他们现在对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的态度已接近“悔不当初”;可地区国家似乎也不为所动,不要说派地面部队,对美国的支援也基本上是象征性的,无怪乎有美国人哀叹:要这些国家协助美国拯救他们自己,怎么会如此艰难。

然而,各个地区国家的确有充分理由出工不出力。土耳其虽抨击“伊斯兰国”,但它更担心自己国内的库尔德人在援助叙利亚库尔德人的过程中趁势壮大、谋求独立。土耳其政府将叙利亚国内的库尔德人视为恐怖分子,所以土军坦克近在咫尺,也不愿出手救助被“伊斯兰国”围攻的土耳其-叙利亚边境上的库尔德城镇科巴尼,甚至不许土国境内库尔德人前往增援——如果这些库尔德人带着战斗经验和武器装备回来闹独立怎么办?

沙特作为一个逊尼派君主国,它恨的一是同属逊尼派却开始参与选举、呼吁民主的埃及穆兄会,二是什叶派的伊朗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连带也讨厌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政府。沙特认为自己受“伊斯兰国”的威胁远不如受上两个死敌来得大。比起打败“伊斯兰国”,沙特人显然对如何彻底推翻阿萨德政权兴趣更大。

伊朗倒是真心也有能力想打击“伊斯兰国”,据报道伊朗也派地面部队支援了伊政府军和什叶派武装。但伊朗却不被美国“待见”,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也没打算纳入伊朗。此外,叙利亚的政府军实力尚可,作战经验也丰富,但他们目前的重点并不是打击“伊斯兰国”,而是一心想推翻叙政府的所谓温和反对派和“支持阵线”武装。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只愿在伊北部作战,而伊政府军的表现更是惨不忍睹,逼得美国人屡次承认“高估”伊军实力。

一圈算下来,地区国家要么不愿打,要么不经打,所以尽管该地区不缺坐拥先进美式装备的现成地面部队,却没有一支能强力制衡“伊斯兰国”。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国家还在“待价而沽”,只是其要价美国暂时给不起、不愿给,或者说美国能给的甜头比起招惹“伊斯兰国”这种可怕对手的风险而言并不划算。未来美国一旦“下血本”满足其要求,地区国家也有突然“给力”起来的可能。

美国动手太晚、受限太多

对如何应对“伊斯兰国”的威胁,奥巴马一直能听到两种呼声:一种是“不要(再)在中东做傻事”,另一种是“什么都不做才是傻”。这两种呼声打架的结果,是奥巴马这个以结束战争为口号上台的总统,重回了它不愿回到的伊拉克-叙利亚战场,但却为时已晚。

首先,“伊斯兰国”壮大速度太快。至少在2013年下半年,美国政策界就有人警告基地组织将在伊拉克卷土重来(当时“伊斯兰国”与基地还没分家另过),但在美国犹豫、观察到动手的时间内,该组织却实现了“爆炸式增长”。对这种“成功”的分析很多,在此只强调一点,及它的领导层和核心层极为精干:2013年,该组织通过劫狱,从伊拉克等级的监狱里头放出了1000多囚犯,而且其罗的部分前萨德姆政权军官经验又极为丰富——他们中有的参与过80年代两伊战争、90年代初的两伊战争和2003年后的对美作战。可以说“伊斯兰国”借此构建了一个恐怖组织和军事力量的“梦之队”,之后招募人员、攻城略地都变得不在话下。

另方面,美国要在缺乏可靠地面部队的情况下击败“伊斯兰国”,就不得不强调“政治解决优先于军事打击”,即当年美国可以不管不顾,基本上靠单干就“碾过”萨达姆政权(当然造成了一系列恶果),现在只能“军事不够政治凑”,不得不呼朋引伴,小心翼翼平衡各方势力,既要打击“伊斯兰国”,又不能引起主流逊尼派愤怒。当然,暂时平定或大体击败“伊斯兰国”当然需要长期政治解决方案,但问题在于美国现在说是说“军事为政治赢得时间”,但实际操作中往往变成“政治限制军事”,使军事打击效果打了折扣。简单说,“伊斯兰国”是中东长期亚健康乃至病态身体上长出的一颗肿瘤,美国要是早下决心挥起手术刀的话,能把这颗肿瘤拔除,中东这个病人难以痊愈,但病情也不至于太恶化。如今肿瘤已经太大,美国再要动刀就要辅之以复杂得多的综合治疗。

如今,形势发展到底会给美国多少时间已难以预料,要求美国重新派出特种部队乃至大规模地面军队的呼声也在走高。可以确定的是,邪恶如“伊斯兰国”的存在应当被消灭,但当问题从“目标”变为“手段”、“成本”和“风险”时,共识和决定总是更难达成一些。(唐恬波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实习员)

宁津县冷藏羊肉
隐形防护网价格
深圳优质酒店智能门锁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